深度剖析2018年春晚冯巩相声《我爱诗词》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3-05 10:56

  深度剖析2018年春晚冯巩相声《我爱诗词》

 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,我想死你们啦!

  这开场白和冯巩老师学的,一招鲜吃遍天,听了十几年还是那么亲切。今年的春晚舞台比起往年又更上一层楼,既有王菲那英20年后再重逢,还有周杰伦的魔幻歌舞秀。相声小品、歌舞魔术、武术杂技各类节目那是百花齐放,让人目不暇接。

  至于岛主个人最喜欢的,那还是要数冯巩老师带来的展现中华传统文化的相声作品:《我爱诗词》。

  冯巩一上来先来了一句:“冯巩乘舟将欲行,忽闻岸上踏歌声。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大家送掌声啊!”这话看似恶搞,其实是根据诗仙李白的名篇《赠汪伦》改编的。

  唐天宝年间李白前往安徽泾县旅游,当时泾县有个退休老干部汪伦十分仰慕李白,想要与李白结识。大家知道和李白交朋友并不难,只要有良辰美景配上美酒佳肴足矣。

  汪伦就写了信给李白,信上大意说我这有十里桃花还有万家酒店,大兄弟快来。李白一看这还了得,这地方不就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么?欣然前往。李白到了地方才发现文不符实,并没有十里桃花,也没有万家酒店,便质问汪伦。汪伦便告诉他,十里外有一水潭,名曰桃花潭,此处有一间酒店,老板姓万。

  好个汪伦,竟然用文字游戏骗过了堂堂诗仙李白,不过李白生性豁达,不以为意。适逢春风桃李花开日,群山无处不飞红,加之潭水深碧,清澈晶莹,翠峦倒映。桃花潭水风景确实美,万家酒楼美酒确实香醇,汪伦盛情招待李白几日,李白临走之际还载歌踏舞为其送行,李白有感而发,这首展现难舍难分的赤子情谊的《赠汪伦》便应运而生。

  这最后一句岛主也喜欢用,每次得到了他人帮助,岛主都会用一句:“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XX送我情。”来表达感激。

  接着说相声,冯巩和贾旭明就这个带“一”字的诗歌斗了起来。

  贾旭明先来了一句:“黄河远上白云间,一片孤城万仞山。”这也是唐代诗人王之涣《凉州词》中的一首,凉州就是今天的今甘肃武威县,这首诗是描绘戍边的士兵的,第一句描绘了悲壮雄浑的塞上风情。当然此诗的后两句更加经典,后面会提到,我们等会再说。

  冯巩回了一句:“离离原上草,一岁一枯荣。”白居易的《赋得古原草送别》,后面两句”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”这应该小学就要求背诵了吧,太经典了。

  贾旭明回:“俩人对酌山花开,一杯一杯复一杯。”这一句看风格大家能不能猜出一二来,没错,又是出自我们无酒不成欢的李太白之手,名曰《山中与幽人对酌》,这哥们一喝酒就好作诗,还一杯一杯复一杯,各位可前往别模仿,美酒虽好,可不要贪杯哟。

  冯巩回:“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。”这句很高大上,出自《华严经》,是佛曰的。毕竟佛法无边,岛主只能粗浅地分析一下,一朵小花里有一整个世界,一片树叶中也蕴含着智慧,不要拘束于表面,要无中生有以小见大。

  贾旭明回:“一俯一仰一场笑,一江明月一江秋。”这出自清陈沆的《一字诗》,一字诗是一种诗歌类型,在清代比较流行,跟文字游戏差不多,用一的不同含义来表达各种意境,相辅相成,挺有意思。

  冯巩回:“朋友一生一起走,那些日子不再有,一句话,一辈子,一生情,一杯酒”周华健的《朋友》,岛主ktv必点歌曲……

  这会儿冯巩和贾旭明关于“一”字的诗就斗完了,曹随风上场,与冯巩组成没头脑于不高兴组合,与贾旭明展开了“地名”诗歌大战。

  贾旭明说西安。“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。”这是唐代诗人孟郊的《登科后》。这哥们读了半辈子圣贤书,终于在46岁那年进士及第,当即慷慨高歌:迎着浩荡春风得意地纵马奔驰,好像一日之内赏遍京城名花。这情怀,比起范进中举豪迈多了。

  冯巩说凉州:“凉州七里十万家,胡人半解弹琵琶”这是唐代诗人岑参的《凉州馆中与诸判官夜集》,这哥们特擅长写边塞诗,描绘塞外军旅生活,倾诉与友人分离之苦。千古名句: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“就出自他之手。

  贾旭明说玉门关:“羌笛何须怨杨柳,春风不度玉门关”这一句大家都耳熟能详了,接上了之前提到的王之涣的《凉州词》。驻守塞外保家卫国的将士,听到了那一曲带着忧愁的《折杨柳》,思绪万千,悲从中来,何以消愁,只能一杯敬故乡,一杯敬远方。

  冯巩说阳关:”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“唐代王维的《送元二使安西》,送朋友,送朋友去边塞写下的诗,阳关就是今天今甘肃省敦煌县那一带,大唐连接西域的要道。岛主发现这些唐朝诗人总是与塞外有着不解之缘,因为下一首又是边塞诗。

  贾旭明说楼兰:”黄沙百战穿金甲,不破楼兰终不还。”唐代的王昌龄的《从军行》。很有画面感的一句诗,盛唐年间,将士们为国开疆拓土,百战黄沙,血染金甲。将军以剑指天,楼兰古城就在眼前,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,冲啊!

  贾旭明又说碎叶城:“胡瓶落膊紫薄汗,碎叶城西秋月团。明敕星驰封宝剑,辞君一夜取楼兰。”这是王昌龄的《从军行》,这诗一共有七首,碎叶城都已经到了吉尔吉斯斯坦了。

  贾旭明又说了一首哈萨克斯坦诗人阿拜·库南巴耶夫的诗,这岛主也不熟……不过诗的大意可以总结一下,长江后浪推前浪,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!

  接着侯林林上场,四人玩起了诗词接龙。他们三英战吕布,冯巩接了无数个“生”字,成了新一代接生大王,把岛主笑得前仰后合的。实在跟不上他们的节奏了。今天就先这样吧。祝大家新年快乐,万事如意!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