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云龙的谍战情结——为什么说《风筝》绝无仅有(1390期)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1-04 03:14

点击↑蓝字即可订阅

文丨田金双

提及中国谍战题材,柳云龙这个名字绝对不能绕过。从2005年《暗算》到2006年《功勋》,从2011年《告密者》到时下热播的《风筝》,柳云龙每一部谍战剧都是高收视的保障,我们称之为中国“谍战剧教父”亦不为过。

如果说当初那部《暗算》是柳龙云对谍战解密开启谍战剧先河的话,时隔12年后,全新开启的谍战剧《风筝》则是对谍战工作者纵深精神的解读。相比之下,在对情报员的描写上,后者比前者更纠结,更矛盾,当然也更有力量。

谈及信念时,柳龙云在《暗算》中饰演的共产党情报员“毒蛇”那句经典台词绝对不可绕过,他说:“谁笑到最后,谁才笑得最好。全世界的黑暗,都不足以影响一枝蜡烛的光辉。我不言败,因为大幕还未落下;而你过早地叫喊胜利,却可能孤独地面对舞台,座下无人喝彩。”

而在《风筝》中,柳龙云似乎将谍战人员内心的纠结、矛盾、不安和孤独亦放大到一定的极至。剧中的潜伏在军统高层的共产党情报员以“风筝”作代号,本就是一种动荡不安的状态和精神隐喻。该剧中,内心拥有信念的六哥郑耀先外表和内心呈现出截然不同的两个层面,身为潜伏者,他的命运就像风筝一样高高地悬在天空,飘忽不定,稍有不慎,危险就会降临,时刻命悬一线,一个闪失,就有可能跌入万丈深渊,尸骨无存,万劫不复。

《风筝》刚一开局,绰号“鬼子六”的郑耀先就要亲手押送自己的同志上刑场,即身份暴露的共产党女情报员曾墨怡,一方面又要悄然地将情报送出去。郑耀先外表阴毒、内心恪守信念的做法,亦引发军统内部、中统、共产党三方的反应。军统局局长戴笠生疑屡屡考验,中统高层更是意欲除之而后快,共产党游击队更想取其性命。此种境遇,郑耀先其人内心纠结、所处险境可想而知。

该剧开篇第一集有个桥段:郑耀先得知自己不得不面对自己同志的牺牲而无力营救时,内心颇为纠结,和上级领导老陆会面时大声地嚷道“不等敌人将我干掉,自己的同志先将我干掉了。”此时此刻,其处境的艰难和内心的挣扎可想而知。包括后来郑耀先跑到延安追查军统特务影子下落,全身而退后毛人凤的屡屡试探,每一步都是险局。试想一下,如果他内心没有坚强的信念,性格很容易出现问题,甚至可能疯掉。

剧中有几个细节,郑耀先(“风筝”)的上级老陆和他见面时,总是说他个人情绪化,屡屡小情绪发作。这个细节看起来多余,无关大局,实则人性。要知道,革命者也是人,是人就有情绪,身处险境无法排遣时,只能找人发泄,或抱怨;而其之所以伟大的意义也正在于他的情绪处理,最终仍是指向了理智,永不偏离航向,牢记着使命。郑耀先正是这样一个特殊的革命工作者,更多时候,除了念叨几句,他依然是坚定地选择了隐忍,内心痛苦,五味杂陈,只能自己品味。

看着自己恋人死在面前,他不能大哭,不敢流泪,只能摆出一副事不关己、无动于衷的表情。在毛人凤的设局下,当他抱着女友骨灰时,也不能表现出一点儿私人化的情绪。从前期女友身死,到被人追杀,妻离子散,信念不改,矢志不渝,此中痛苦,内心担当,可想而知。

若就剧情和人物性格分析的话,我们不难发现《风筝》绝非常规意义上的谍战剧,而是一部反映人物心历路程和内心锐变的“人物剧”。该剧中的当事人,是潜伏在国民党军统内部的六哥郑耀先,是共产党安插在敌人内部的高级情报员风筝、是易名改姓的公安局档案员周志乾,也是青海劳教人员吴焕(或者说庞玉山)。表面上,郑耀先给人的感觉极其阴狠,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军统王牌特工,很难让人看出这是共产党安排在敌人内部的情报员。这样的人物塑造,是“风筝”的成功。而这在其他剧中也是尤为罕见的。同一部剧,四个同一阶段两个阵营或不同时期的人物,个性迥异,相差悬殊,反差大得让人瞠目。但,柳云龙其人就是通过剧中人物的多重身份变化,演出了潜伏人员坚定信仰的一生。

也正因之,如若我们单纯将《风筝》解读为烧脑、悬疑、攻心的谍战类型剧,或简单地就剧中颜值、道具等进行讨论的话,都未免有失偏颇。换言之,较以往热播谍战剧不同的是,多面人生,多面演技,此番柳云龙借一个“风筝”的谍战职场纠结,演出了不同谍战工作人员的内心纠结史。仅就这一点来说,柳云龙和他的《风筝》是成功的。

E / N / D

公司、项目合作 gangqinshi01

项目、影视宣传合作 rene0602

影视公司合作zqy24680

编剧合作 dongmeijuan3274

回复“我要加入分会”加入编剧帮全球分会

已同步入驻以下平台

界面 |企鹅媒体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